“封庄主连儿子都不肯告诉,又怎会让你知道。”封沥的目光落在石台上湿湿的白纸上,嘴角隐隐露出一丝嘲讽之意。

  “你……”封沛大怒,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  “封庄主告诉封渟,一定要等到我闹出了相当的声势并雄霸了一方之后,她才可以把埋着财宝的地方告诉我。免得我在最初得了财宝就意志消沉,只贪图享乐安逸,不思进取。”封沥声音流畅地说着。

  他为自己在封沛面前的镇定感到惊奇。

  他当然是在说谎,并且很清楚自己说谎的后果意味着什么。

  可他还是编造了一通谎话。

  他记得自己跟上太白先生就没有对太白先生说过谎。

  他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说谎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封沥这次是无法回答。

  他的竹笠是悠然居的黄老板七天前做成的。

  黄老板的竹笠比封老庄主的竹笠要厉害得多。

  “黄老板并不知道封家庄的竹笠有封老庄主亲手布置的机巧,可你应该知道。”

  封沥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  “封家庄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一点,你现在既是封家庄的少庄主,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

  “你作为二管家,应该告诉我这些的,是你没有告诉我。”

  “你常常去封家庄秘密探看,应该很清楚这些。”封沛的声音都有些恼怒了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山洞的石阶下面又是一处石室。

  这处石室很小,方仅丈余,四周都是平滑的石壁,没有透光的天然孔道。

  室中有一座小小的石台,上面放着一只装满了水的铜盆。

  铜盆旁燃着一支蜡烛,昏黄的烛光将两个庞大的黑色人影投射在石壁上。

  封沥手掌中托着一只玉佩,在低头沉思。

  封沛的目光紧盯在玉佩上,眼睛一眨也不眨。

  玉佩上隐隐有着一道细缝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爹爹怕第一楼起了疑心,就设下秘道,还留下这秘堡?啊,你,你和爹爹是不是早就想反了第一楼?许多年前就想反了第一楼?”

  “是的。我们好多年前就想反了第一楼。”

  “那,那为什么你们又要让我,我……去嫁给第一楼的少教主?”

  “因为少教主喜欢你,我们怎敢违背第一楼的旨意。其实,少教主也未必是真心喜欢你,他不过是看中了我们家的势力……”

  “大哥,怎么能这样说,你以前从来不这样的……”封渟气得浑身发抖。

  “以前我怎么敢说,现在……”封沥陡然住了口。

  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对封渟说这些话。

  他更没有必要在封渟面前心跳发慌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对不起。”好像过了许久,封渟才开口打破了石室的沉默。

  “唉!”封沥只是低叹了一声。

  “我心里苦……苦……苦得很。只好朝你乱发脾气。我本来不想这样,可……可……那一天实在太……太惨,我无法忘了那一天。只要我一闭上眼睛,我就会看到爹爹、妈妈,还有大嫂和四妹……”封渟说着,眼中再次涌出了泪水。

  “我心里也很苦,很苦。”封沥垂下了头,不敢去看封渟的眼睛。

  “我知道,你也苦,我……我还能向你发脾气,你呢,你有苦不能说。”

  封沥的嘴张了张,没能说出一句话来。

  他是真的有苦不能说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啊!”封渟陡然呻吟了一声,睁开了眼睛。

  封沛的手指立刻垂下来,布满了仇恨的脸一下子变得异常伤悲。

  “我,我这是在哪里?”封渟从石凳上站起身,茫然地望着四周。

  “这是爹爹留下的华山秘堡,我们先在这儿藏上几天,待你养好伤后,立即冲出去,杀了郑元,为爹爹报仇!”封沥大声说着。

  “爹爹?报仇……报仇……””封渟顿时明白了一切,“刷”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。

  封沥不禁吓了一跳。

  “三小姐,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封沛心里也是一慌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石缝是一座山洞。

  封沛不知从那里摸出来一节蜡烛点燃了。

  封沥看见到处都是怪石,如暗夜中潜伏在岩间的一头头龇牙咧嘴的狰狞猛兽。

  他的脸上毫无表情,尽管他对所见的一切都非常厌烦。

  他觉得自己一跟上太白先生,就变成了蝙蝠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一块巨大的山岩拔地而起,岩上生满了野藤。

  封沛小心翼翼地四面望望,然后拂开野藤,伸手在藤后一阵摸索。

  “当啷!”随着一声低响,封沛摸出一把尺余长,生满绿锈的黄铜钥匙来。

  封沛手提着钥匙,继续前行。

  前面的山道愈来愈窄,两边的山壁也愈来愈高。

  幽谷中阴森昏暗,时不时窜出一、两只野鹿,惊慌地从封沛面前逃过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“少庄主大仁大义,大智大勇。为了天下的江湖同道,虽然遭受到了灭门惨祸,仍是决心和第一楼对抗到底。各位豪杰都是当世英雄,何不随我家少庄主反了第一楼。”封沛大声道。

  谷中的众人一下子都哑然无语。

  他们虽说怨恨郑元,可谁也没敢想着反了天一教第一楼。

  第一楼威镇江湖数十年,不知压平了多少次反叛。

  那些反叛者的下场之惨,令每一位江湖人都感到似有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头顶。

  天一教主的武功自不必说。那六大武圣、四大掌门和四大星主,哪一个不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?

  封沥的武功纵然厉害,可孤掌难鸣,怎敌得住第一楼十余位顶尖高手的联手合击?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  封沛的身子没有颤抖,在灭法头陀的那一声怪叫里,他手中长剑已刺向了灭法头陀的脖子。

  灭法头陀只得把捣出的拳头歪向封沛,企图以强劲的拳风震开长剑。

  但封沛虽化解了灭法头陀的攻击,却无法化解章文夫和那十余位大汉的攻击。

  而此时封沥并没有任何反击的动作。

  章文夫左手的竹笠最先接近了封沥的后脑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